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不要高興得太早
不要高興得太早
03月02日(四)
 
相對於曾俊華和胡國興僅僅超過提名門檻,林鄭月娥挾?近六百個選委提名進入特首選舉,聲勢自然不同,選舉結果似乎已沒有甚麼懸念,這位獲中央「唯一支持」的候選人可能正在構思如何裝修禮賓府。不過,她也不要高興得太早,這隻是挑戰的開始,而非結局,真正的考驗還在後頭,畢竟特首這份工並不好做,稍有差池,隨時又是焦頭爛額。今次特首選舉,反對派投入感十足,不僅積極參與,而且企圖「造王」,竟不惜為鬍鬚曾抬轎,反對派喉舌更是連篇累牘為他吹捧,肉麻當有趣。鬍鬚曾左右逢源,也許為此沾沾自喜,殊不知這恰恰是其原罪,別說他不大可能突圍成功,即使真的爆冷,最後還要過中央任命這一關,他哪來的自信呢?近日有人不斷強調中央擁有實質性任命權,顯然不是無的放矢,鬍鬚曾大概也心知肚明,隻是不敢或不肯麵對現實而已。當然,反對派並非不知道「造王」不容易,他們之所以甘願替「史上最廢財爺」抬轎,一是為了攪局,二是令建製派分裂,很明顯,他們的目的已經達到。
正如上屆唐梁之爭一樣,雖然梁振英後發先至贏得選舉,但建製派分裂卻埋下無窮後患,現屆政府四年多來施政舉步維艱,亂象叢生,反對派的阻撓固然是主要原因,而建製派暗中拆台也不無關係,梁振英在眾叛親離之下不得不放棄尋求連任。今次選舉也不例外,反對派的攪局,以及建製派的分裂,令形勢更加混亂,麵對這盤殘局,不管誰是真命天子,都將無能為力。
KC:而家局勢,
黃屍宣傳策反建製方麵D蠢材,
如果香港建製蠢材叛變,
林鄭輸了,
代表一國兩製玩完。
亞爺不任命,
再選!
或者改為指派!
大家反?玩完。
原文地址:http://blogcity.me/blog/reply_blog_express.asp?f=27CLE86OS653709&id=861924&catID=&keyword=&searchtype=
人生就是壹部大書壹部沒有底兒的大書
人生就是壹部大書壹部沒有底兒的大書。

書是需要用微針美容
讀的。

既然是大書,就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遇到了怎麽辦呢?

當妳讀到了善良的人,妳壹定嫁給他,或者娶了她。和善良的人在壹起,妳壹定會處處做善事,妳壹定不會坑害別人。就像《錦繡未央》裏的未央和拓拔浚,老天永遠垂憐那些心底無私天地寬的好人。

當妳讀到惡人的時候,妳壹定要遠離他或者她。妳不能和他或者她在壹起。近墨者黑,物以類聚,壞人就像蒼蠅,不會放過所有的縫隙,只要有臭雞蛋,它壹定會上去。就像《錦繡未央》中的李常茹和拓拔余。人在做,天在看,舉頭三尺有神明。

當妳讀到懂得“忠於”之人的時候,妳壹定與他或者她為友。朋友之所以長久,就是因為他們懂得忠於,懂得珍惜,懂得交情。這樣的人可以為妳去死,能夠和妳共患難,哪怕下壹分鐘就死,他們的眼睛都不會眨壹下。他們把情看做比自己生命還重要。就像《錦繡未央》中的君桃,白芝,明大叔,那個明大叔,第壹次死裏逃生,為了護主,竟然不懂得珍惜生命,第二次,第三次又去犯險,直至丟掉性命。

當妳讀到愛財之人的時候,謝偉業醫生
妳壹定要遠離他們,哪怕他或者她說,他們會把所有的錢財都給妳,妳也別貪,財不是每個人能夠想的,不屬於妳的財就叫不義之財,不義之財只能帶來噩運,守著貧窮說富有的人,才最安定,最長久。就像《錦繡未央》中的叱雲南。

當妳讀到喜愛官宦之人的時候卓悅Bioderma
,妳就把他或者她視為糞土。人啊,就是這樣,越是得不到的東西,就越想得到,官迷們為了官都忘記了自己的祖宗, 當欲壑難填的時候,他們的每壹個細胞就會長出許多把尖刀,這尖刀無眼無腦,什麽爹娘的,哪裏還記得骨肉親情?就像《錦繡未央》裏的李長樂,拓拔余兄弟。

當妳讀到情種的時候,妳壹定不要放過,壹定把他們牢牢抓在手裏。懂情之人必懂愛,懂愛之人必會疼人,壹個人有人疼愛,哪怕討飯流浪,那也是幸福的。就像《錦繡未央》裏的拓拔浚和李未央,幸福不是只有在天上,幸福就長在情愛的土地上,它會開花結果,他會延續人類。

當妳讀到知恩圖報之人時,他或者她就是妳的貴人,他或者她就是妳登天的梯,我們的世界裏,就是缺少知恩圖報的人,人與人之間,只要記得他人的好,妳自己也快樂,記住他人的好,妳自然就會主動做好事,記得別人的好,妳就會拯救任何壹個生命。幸福也就伴隨著妳,金錢財寶也就會伴隨著妳,妳的壹生就會寫滿意義。《錦繡未央》裏的李德敏,上谷公主,李家老夫人,都是這樣的人。看那李德敏,不求什麽偏有什麽,誤打誤撞,成了侍衛,誤打誤撞,被公主愛上,誤打誤撞成了王子。

壹部《錦繡未央》,讓我們懂了這麽多。願妳,能夠讀懂妳自己這部大書,走好自己的路


>>继续阅读
涼月滿天
>>继续阅读
這壹別已是天涯

這壹別已是天涯
刺骨的寒風告訴我,秋走了。

壹個傷感與收獲並存的季節,如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今卻因寒風的肆虐葉飛枝散……樹底飄落的殘紅,透漏出本屬於這個季節的壹絲淒美,也許,是真的該走了,要不然,紅葉怎會雕零?枯草怎會覆寒霜?何處惹清愁?未有歸期,亦是離別,簫音聚離愁,琵琶弦幽怨,何日不傷秋?

清冷的日子裏,喜歡聽懷舊的曲子,借著咖啡的香氣,薩克斯曲子趁著夜色悄悄流進耳朵,縈繞在內心時,淡淡的憂傷彌漫在空氣中,心就慢慢飄遠了,思想就漸漸變得空寂,眼睛不自覺的霧氣升騰。

誰是誰的過客,誰又是誰的永遠,這時候,我們並沒有什麽人和事可以等了,最哀莫過於心死,只能是在靜待歲月改變自己。壹切仿佛已然塵埃落定,默然,離去,再見,再也不見。任時光匆匆,心亦遠離紅塵,那麽,是否就能在心裏永遠塵封那些過往?

有人說,人從出生到離去,會遇到很多人,有些人,只是妳過往的風景,有些人,卻永遠的留在了心裏。那些無法詮釋的感覺,或苦或甜,或悲或喜,緣深緣淺,早已註定。之後任妳我如何努力,也無法抵過命中註定。

有人說,這壹生,總有那麽壹些人,彼此付出了真感情;卻難以在壹起;只能相知相守。還有些人,愛的死去活來,卻勞燕分飛,終將成為過客,連同自己,沈淪苦海。那時候,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孤影萍蹤,又將散落在哪裏?

“我若離去,後會無期”。這句話,詮釋了人間的蒼涼與酸楚。每每想到這,不免感嘆人的壹生,要經歷太多的生離死別,那些突如其來的離別,往往將人心傷壹地碎。人生何處不相逢,但有些轉身,真的就是壹生,從此後會花生葉滅,葉生花滅,永不相見。

或許,我們都想永遠地忘記壹些東西,比如傷痕;我們想永遠地忘記壹些東西,比如過往的曾經。

有些事情是可以忘卻的,有些事情是只能收藏的,有些事情是可以付出的,有些事情卻壹直無能為力。歲月催人老,時光能帶走的只是每個人的容顏,卻帶不走心中那份真摯的情感。即使妳白發蒼蒼,夕陽墜落之時,仍難以割舍,那是心中壹份真摯的感情,是割舍不了的。沒有常常的相見,只有長長的思念。

或許,晚秋的淒美,不在於季節的更替,而是葉飛枝空的距離,卻不知不經意間已將兩季遠隔。或許,我們不曾相逢,因此,再見的時候,也只是壹個人空間。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,也不會有告別的這壹天,然而,於我而言,更欣賞的是別後重聚的那份坦然和從容,離去,已遠隔天涯。

這壹季,枝空葉落;這壹別,天涯迪士尼美語 有沒有效
遠去;聚散終有時。於人海茫茫相遇,也於人海茫茫走散,路的盡頭,道壹聲珍重,以後的日子,我在或不在,請記得,笑對人生,壹路珍重。
參不透的人生,只想用壹季枝空葉落的距離,守候這人生中的清冷流年……
在這塊古老的浪漫現實主義的沃土上

不羨其媚,聞香而來--從悸動和恣肆裡探究一顆高貴靈魂的審美理性-淺析禹微言《初春,一曲冬的離歌》

我一向不喜獵奇散文詩之類的雜文,不敢恃才,實興之所至。竊以為其無非關於花草風韻,山川風光之箴言哲理,常流於高大上的誤區。今讀一曲冬的離歌,不禁為之一震,暗暗稱奇。鑽石能量水在這精神荒蕪,功利主義充斥每一個角落的商業年代,始料未及,散文也可以寫得如此酣暢淋漓,攝魂蝕骨。

文章沿用了一個古老的近乎平庸的創作文本,描述了冬末春初,一位浪漫女子,卸掉殘冬的臃腫,開啟塵封的心扉,穿梭于林蔭花徑,游走於自我精神世界,構思一場萬欲叢生的花事。用筆簡約,言辭光芒睿智,語象澄明,意象浪漫熱烈,筆觸生動婉麗且不乏犀利敏銳的質感,文風優美而不失揶揄詼諧的韻味。

字裡行間無不浸透著作者的人文情懷,以及對生命的價值取向,對世界萬物的深刻剖析,注入了作者理性的美學向度以及藝術領域的境界追求。化陳腐為神奇,鑽石能量水在平庸中超越,開啟廣袤的臆想空間,讓我們的感性思維無所不至。夢在樹上開花,花在夢裡結果。美,無處不在。一曲冬的離歌,給短文學網這只龐大的文學軀體,注入了新鮮的藝術血液。我們也隨之靈動,隨之悠揚。

初春,婆娑的少婦,悶騷而感性,風情萬種。初春,如風度翩翩的男神,潤澤萬物。初春,她並不是游離於外表的沉寂之美,哀怨之美,而是一種骨感的美,至情至性的美,人性之美,乃至於生命之美。

作者大手筆人情化的渲染,極盡靈魂深處的發掘,以及對生命本真原始的認知,無不來自于他豐富的內心世界,來自於他深邃的審美意識,來自于一顆高貴張力並在自然界中永無休止探本溯源的生命之魂。

在這塊古老的浪漫現實主義的沃土上,鑽石水自覺不自覺地解構著傳統與封閉的印象體系,以其極致震撼的美學理念叩擊著每一顆顫動的魂靈,給短文學網這塊百花齊放的文藝陣地塗上了濃重的一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