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在這塊古老的浪漫現實主義的沃土上

不羨其媚,聞香而來--從悸動和恣肆裡探究一顆高貴靈魂的審美理性-淺析禹微言《初春,一曲冬的離歌》

我一向不喜獵奇散文詩之類的雜文,不敢恃才,實興之所至。竊以為其無非關於花草風韻,山川風光之箴言哲理,常流於高大上的誤區。今讀一曲冬的離歌,不禁為之一震,暗暗稱奇。鑽石能量水在這精神荒蕪,功利主義充斥每一個角落的商業年代,始料未及,散文也可以寫得如此酣暢淋漓,攝魂蝕骨。

文章沿用了一個古老的近乎平庸的創作文本,描述了冬末春初,一位浪漫女子,卸掉殘冬的臃腫,開啟塵封的心扉,穿梭于林蔭花徑,游走於自我精神世界,構思一場萬欲叢生的花事。用筆簡約,言辭光芒睿智,語象澄明,意象浪漫熱烈,筆觸生動婉麗且不乏犀利敏銳的質感,文風優美而不失揶揄詼諧的韻味。

字裡行間無不浸透著作者的人文情懷,以及對生命的價值取向,對世界萬物的深刻剖析,注入了作者理性的美學向度以及藝術領域的境界追求。化陳腐為神奇,鑽石能量水在平庸中超越,開啟廣袤的臆想空間,讓我們的感性思維無所不至。夢在樹上開花,花在夢裡結果。美,無處不在。一曲冬的離歌,給短文學網這只龐大的文學軀體,注入了新鮮的藝術血液。我們也隨之靈動,隨之悠揚。

初春,婆娑的少婦,悶騷而感性,風情萬種。初春,如風度翩翩的男神,潤澤萬物。初春,她並不是游離於外表的沉寂之美,哀怨之美,而是一種骨感的美,至情至性的美,人性之美,乃至於生命之美。

作者大手筆人情化的渲染,極盡靈魂深處的發掘,以及對生命本真原始的認知,無不來自于他豐富的內心世界,來自於他深邃的審美意識,來自于一顆高貴張力並在自然界中永無休止探本溯源的生命之魂。

在這塊古老的浪漫現實主義的沃土上,鑽石水自覺不自覺地解構著傳統與封閉的印象體系,以其極致震撼的美學理念叩擊著每一顆顫動的魂靈,給短文學網這塊百花齊放的文藝陣地塗上了濃重的一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