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笑如此,心亦如此

又是櫻花風起時。 --題記。

悲喜總有一個落幕點,起點亦是終點。

喜歡在夜裡寫字,等夜深人靜,等靜籟無聲,等心情完全放空。曾璧山中學也曾經喜歡喝到薄醉,聽著歌,看著書。夜裡的睡意來得相當的遲,無心入眠。

但,生活總要繼續。能夠庭前坐看花開花落已是萬幸,不敢奢求太多。年歲沒長一年,經歷也長了一年,責任與無奈也慢慢成長,這是一個人的成長。

晚上看不到月亮,大概是周圍的燈太亮了。今晚我依舊無法沉眠,回憶起這兩年來的種種事情,好似歷歷在目。從象牙塔走入社會,從不熟悉到習慣,經歷如此之短。依舊豔羨那象牙塔的生活,只是再也回不過頭去。

時光是不偏不倚的,你付出了多少,就得到了多少。也許生活變得無味,那也應該如那春中燦爛的花朵,一年只待這一次綻放。苦守已久,便要多熱烈又多熱烈,要多燦爛有多燦爛。

深醉你的眼眸中平靜而深邃,若你能夠在流年裡得到安寧。

還記得這句話,所經歷的場景依舊歷歷在目。但轉眼之間,已過了兩年。一路走來,離得雖遠,卻從未放開過彼此的手。沒有天天依偎,也沒能歲歲歡歌,平淡卻真實的歲月,康泰領隊也沒能將我們拋下。

還記得那櫻花嗎?那洋洋灑灑開滿了的粉色,那風雨之後瘦弱的一地殘紅,都還在記憶深處不斷倒帶。前一年,我們還能繼續看那滿目的豔麗,今天卻只能在記憶中想起。唏噓之餘不免感歎:至少還有你。

還記得那本《那蓮、那禪、那光陰》麼?那連成片的盛夏之蓮,開得多麼絢麗。“我在光陰的那頭等待百年之後有人還在尋我、找我、念我。這是最美的氣象與伏筆。”這大概也是我們的伏筆,只附在最後的片尾。

邂逅,逗留,然後消失。很多人都是這樣擦肩而過,成為彼此生命中的過客。也許找尋正是這樣的一個過程,直到尋到了那最適合自己的一個。

回想起來,總有些莫名的笑顏與感傷。所有的情緒,聚散離合,都不過是一念之間。看過了太多的故事,聽過了太多訴說的情感,總覺得似我們這樣的平淡,不是那種愛情的主旋律,卻是我們的路。

想你了,許久不見,還好麼?

請別怪我不去天天聯繫你,異地相隔,康泰自由行只想你適應沒有我提醒關注的日子;請別怪我無法給予每天早安、午安、晚安的問候,只是怕你太想我不能專心;請別怪我不能為你每一點進步點贊,如果你也能自信的歡呼雀躍……

我依舊希望,我們之間的生活繼續平淡下去。

我習慣了沉積在文字裡,在文字中反反復複排列我們的命數。只有回憶裡獲得追逐的權利,卻在文字中貪戀的那些話語,沒有承諾,沒有束縛,只有你我。

時間一點點的走進,我卻有些怕了,有些“近鄉情怯”的感覺。思念真是件可怕的事情,一想起來就陷入某種奇妙的幻境,有些疼痛,也有些甜蜜。

途徑深圳北那片廣場,十字路口的花都開上了,燦爛、奪目。Dream beauty pro 脫毛沒有拍照,沒有留戀,偷偷看了兩眼繼續朝前方走去。

人不能在一個地點停留太久,心也不能。心有禪意,總會有些安慰。那些來自親朋好友的關注,那屬於你我的故事,都已在回憶裡綻放得五顏六色。

今日陽光明媚,笑如此,心亦如此。
那濃濃的桂花香

溫煦的陽光照在那冰涼的掌上,似是有些憂傷,道出長長的影像。

——題記

太陽傾斜出微弱的角度,culturelle 香港灑在安靜地挺立在後院的桂花樹上。空氣中充斥著桂花的體香,摻雜著點點跳動的塵埃,在悄無聲息的時光中安然開放。

大朵大朵的流雲飄向遠方,仿佛鉛筆畫好之後又被人使勁擦去。天空剩下越來越多的空白,卻抵擋不住我愜意的色彩。

背對窗臺的書桌前的我,一手托著昏沉沉的腦袋,一手在不停的轉動著手中的筆桿。轉起,脫落,再轉起。劃過一條優美的圓弧,給此刻的沉悶調出一點異樣的氣息。

隨意脫落掉手中轉動的筆,合上本子,索性出門跟太陽去嬉戲。culturelle 香港腳步好似停不住的走到她的後院,沒錯,就是搬來兩年多的憂傷女子。

踮起腳尖伏在一米多的矮牆上四處張望,那道桂花樹下長長的影子便映在我的眼簾。她正捧著一本書坐在桂花樹前的秋千上看著。看似毫無章法的踮起腳尖微微蕩一下秋千。她的嘴角掛著若有若無的笑意,許是書裡的情節讓她著了迷。

我竟是看癡了。仿佛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幅流光畫卷,故事中的女主角在安詳的時光中懶懶的享受著陽光。好像風都微弱的感覺不到它存在的氣息,偶然一瓣桂花落在土上,culturelle 香港輕輕拂起一點落塵。一切都是那麼的安靜。

我僵硬的動了下胳膊和腳,她似乎聽見我這邊的動靜,合上書向這裡瞟了一眼。我不好意思的沖她笑了笑。她招了招手,邀請我去後院中喝茶。

捧起手中泡好的桂花茶,輕輕嗅了嗅它的清香。很濃,很暖。抿了一口茶,捏起躺在小盤裡的桂花糕放入口中,甜而不膩的桂花糕很是可口,滿滿的都是它的味道。

我坐在庭院中聽了她曾經的故事,她的家鄉面朝大海,在她的家人去世後便開始旅行。在途中遇上一位男子,他們相愛了。可沒過幾年那個男子因病離世了。她很傷心,便安定於此。聽說這裡是那個男子的家鄉,並從這裡種下了那個男子最喜歡的桂花。

時間就這樣靜默流淌。

臨走前我只沖她笑了笑,她包好了幾塊桂花糕讓我拿上,我並沒有推辭。我走出後院又回頭看了一眼,拂風吹落的桂花瓣安詳的飄落到她的手掌。溫煦的陽光輕撫在上面,她的眼神充滿了濃濃的思念,就像這桂花香一樣,濃而溫暖。

那濃濃的桂花香在歲月中溢出暖光,culturelle 康萃樂躺在她的手掌,不曾離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