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邂逅了一場淩波微步的等候
流年似水,記憶擱淺,風乾的枯枝隨著冬天的腳步淩亂,雪紛紛,藏起了如歌的畫卷,孕育著花瓣飄香的畫廊,鳥語棲息,魚躍漣漪,山山水水,一段接一段,高山流水,奏曲廣陵散清樂,弦外音,畫外詩。青山隱隱,芬芳爛漫,越南旅行去邂逅了一場淩波微步的等候。

柳如煙的絲絲縷縷,二月春風似剪刀,也抵不過秋風的蕭瑟,琴聲悠悠,是誰人在黃昏後青石板上走,映月的泉水波光粼粼,如銀鈴般地響徹,風雨秋窗夕,白玉盤裡一青螺,湖光山色,編織起流蘇激蕩著,潮漲潮落,幾經輪回,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夙願,萬般落寞孤寂,化作羽翼,客舍青青,琥珀劍,清風客,此去經年,一葉扁舟,幾度漂泊,醉別闌珊,孤影徘徊,問君能有幾多愁,同珍王賜豪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。

春花秋月何時了,彈指間,斷錦瑟,揮劍出鞘,曲終人散,一曲離歌盪氣迴腸。曲徑小園,池閣細水,往事如風,蒼老一段年華,蒼白無力指間的繾綣,斜陽山外山,山一程、水一程,越發清晰演繹著蒹葭蒼蒼,白露為霜在水一方的傳說。那一季的桃枝,去年今日此門中,人面桃花相映紅抵不過更深露重的洗禮,夢中花落知多少,春江水暖的蘆蒿增添萬分新綠,梨花開在窗下,細數流年,一樹一樹的花開,蝶舞蜂飛,滿園春色惹人醉的女兒情,九天雲霄外,白梅本是瑤台珠,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再彈相思瘦西湖。

染指流年,寫意紫藤,歲月如歌,來日縱然是千千闋歌,鬥轉星移,滄海明月,四季風兜旋匆匆。佛前求了五百年的虔誠,樹曰:你若不來,我怎能老去?佛曰:我本無心。樹曰:一葉障目,只見樹木不見森林。佛曰:無怨無悔。案卷衣缽,一柱檀香,平復淩亂浮生,清風客,揮一揮衣袖,遣散了浮萍蹤跡,彩珠難收。年華不復,楓葉紅了,柳枝抽芽了,水雲澗,青山悠悠,水長流,百般輪回。關關雎鳩,在河之洲,朗朗上口,詞清詩雅,大凡散客之作,長詞令短,平分秋色。

明月幾時有?把酒問青天?一闋清詞,訴衷情。遙想當年,念奴嬌,赤壁懷古,響指,千年奚琴萬年洞簫,草原驚風吹,笑語盈盈,童子布星羅,紅塵來擺渡。念一闋清詞,挽一曲離歌,踩一柱梅花樁,點一盞琉璃燈,婉約蹁前,捨下衣玨,消解霓裳,剪一段雨霖霖。西風凋碧樹,望盡天涯路,芳草萋萋,青衣飄飄過,染過天邊的雲彩,終不悔的夙願換得羽翼斑駁的記憶劃過闌珊的水痕,驀然回首,燈火闌珊處,人在畫中,花不語,梳粧檯前畫眉,執意曲筆幽徑,蝶舞酒醉紅塵,一曲離歌悲喜,紅塵一笑,念念不忘,亦或耿耿于懷,南國紅豆樹栽在古井口,走過歲月的轆轤。

樹曰:你若不來,我怎能老去?佛曰:一樹一樹的花開。鳥語花香,青荷白蓮,康泰領隊收起一幅畫卷,時光浸染漂白宣紙,一輪明月,一縷清風,水墨丹青畫。一闋清詞,一曲離歌,弦外音,畫外詩。從未老去,卻邂逅了一場淩波微步的等候。
我此刻唯一的選擇


當記憶如一尾魚失去曾經游戈的河流,我蹀躞於你枯亡止渴。並在遠方虛構一條河流,應是我此刻唯一的選擇。

懷念一灣水域,你肯定十分遙遠而不知。

但星星仍在遙遠的天宇嬉戲,nu skin 如新清泠泠的笑聲碎成浪花。

那河邊的垂柳,柔軟得像別離的心。誰願意讓許多故事折斷於此,空把纏綿與悲傷交付給濃得化不開的水聲?



一生都在行走的河,無法抗拒漂泊。

可一些河流枯萎了,風來了就疼,雨來了也疼。誰肯放棄手中的花朵和尋覓了一生的愛情。

昨夜夢裡,你聽到水的聲音了嗎?星星呈亮的乳花,在水樣的風中突突地開放;河流深處的鳥叫,細小而潮濕,有水的形狀。

如果你撫摸過水,那樹葉和星子上的水,就是愛的語言。



在遠方虛構一條河流。也許,你深邃的眼裡,我就看不見河床遍佈的卵石和破碎的瓦片。

因為,河流曾承載著對於生靈萬物深深的愛意,nu skin 如新總悄無聲息地給予,不需要回報。

現在,我以一顆露珠的晶瑩為火種,讓最初的那盞星燈,在你手中溫馨地點亮;讓許多期待的花蕾,滋潤地開滿我的窗前。

我知道,再小的花朵在溫柔的瞬間,也能創造驚天動地的倚儷。上帝呵,請不要傷著孕育的嫩芽而讓花朵染上紅塵殉情的血痕……



誰,在更遠的夢,撫摸花的傷痕?

誰,又在更深的夜,眺望水的淒切?

當一滴水手臂高揚,摘取日月為花朵,給天空以滿足的擁抱時,你的身邊是我,正用不改初衷的目光,飲盡你笑靨中的那一杯春水。

遠方的河流呀,那欲滴的新月是否仍躲在岸邊,nuskin 香港洗綠你水晶般的心臟?



仰望生命的河流,有一些花朵在靜靜離去,又有一些花朵悄悄芬芳。

一滴水,在秀巒之外能穿越愛情的想像麼?

一葉舟,在碧水之尖能穿越生死的輪回麼?

河流,我的河流,既然承諾無法延長心靈的花期,那麼背叛也不能把季節阻攔。因為,季節營造的柵欄,茂盛的溫柔往往比一種尖銳的撞擊更具穿透力。

只是,思念裡塵封的酒呵,怎覆那一生都想行走的河流,及河流身旁的樹木、莊稼和花朵……



在遠方虛構一條河流。

那個遠方很遠,你是披一抹落霞,Cellmax 科妍美肌再生中心還是攜一縷晨光?

也許,一個人的愛情,永遠抵不上一滴水的奔流和講述。

而我只想在歲月深處,諦聽你潺潺的迴響……
與你重逢在那一世的滾滾紅塵!
轉身,一縷殘魂遠,

逝雪深,笑意淺。

來世隨我,可願?

昨日山崩地裂時,今朝陰陽兩隔日。他時歌舞笑百里,而今哀樂響天穹。

不願回首那殘破的記憶,幾度深鎖在歲月的皺褶裡,眼下卻是五月天,奈何翻出鎖在記憶深處的回憶。滿是蒼涼的色調,勾起深埋在心底的傷痛,康泰導遊使勁地掀開已結疤的傷口……

任追憶似水流淌,湧回2008年的5月12日。

山河慟哭,天地變色。滾滾煙塵深深地淹沒了這繁華的塵世,天地渾然一色。唯有在那片灰色空間裡傳出的無盡的呼喚……

佇立在廢墟之上,仰天大哭者,乃悲憤至極也。瘋狂地用雙手在全是磚頭的廢墟上挖掘著心中的夙願。血浸透了曾經的歡聲笑語,就在一轉眼,世界停止了歡笑,風裡滿是濕潤的呐喊,撕心裂肺,響徹天地。人在大自然面前,康泰導遊終究還是弱小的令人可憐!

往日的高樓肆意地聳立在城市,驕傲得讓人望而生畏,可現在,風光無限的大樓卻匍匐在腳下,殘破不堪的軀體帶走了太多的生命。可憐的人兒啊!無奈全都成了過往,只丟下滿目瘡痍的家。

家園破碎山河猶在,人亡眷念永存。

悲情的電影總是莫名其妙的困難重重,仿佛人生本就如此曲折,2008年的5月,不是很清楚那到底是否是改悲傷的一個月,因為我們都還活著,活著就不必用悲傷的情愫去欺騙生活,活著,不只是為我們自己活著,我們的身上扛著已亡之人的寄託。

一顆心,一條命,一生的夢,何其沉重,叫我如何抉擇。康泰導遊是放下還是繼續向前走,帶著未了的心願?

淒涼的夜晚,憑欄獨自望著遠去的嘉陵水,任幽幽之風吹皺這一世的滄桑,掩埋失去、恐懼之痛;眷念,依賴之傷。

讓我如何相信,這就是真的!儘管我的周圍只有廢墟,儘管我聽見的全是哭喊,儘管我聞見的全是刺鼻的血腥味!我要信嗎?該信嗎?敢信嗎?怎能如此的懦弱,只因為這現實來得太真切!

任悠悠眾人哭天搶地,我獨佔一角,在心裡默默祈禱,一路走好,我的朋友!憑風而立,吹卷起衣角,像昔日頑皮的打鬧。

流幹了淚水的眼睛,如何閉上?明顯的淚痕,刻在臉龐,歌詩達郵輪不願拭去的淚被風乾永遠留在了心上,凝成深深地眷念!

我的朋友,天國一切可好?

你的離去蒼老了這一世的等待,

你漸去的容顏憔悴了這一世的承諾。

我在凡塵等待,等待下一世與你重逢在那一世的滾滾紅塵!

心眷,一抹笑心頭,

情念,兩廂情未了。

來世等我,可願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