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?
  我找到了你曾經無數次說給我聽的煙雨畫廊,一切都很美,中學派位讓我想起了當年那個溫婉如畫的少年。可是,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?

  愛的獨白
  
  (一)
  某年某月,站在北國想起了南國的你。
  北,你在南方過得好嗎?
  北,我也想去三月吐綠,六月飛火的南方,看看究竟是怎樣的美,香港如新集團讓你忘記北國的雪——你曾經的癡戀。
  北,你知道嗎?北國又開始下雪了,記得你曾說過:“雪,是看不夠的美。”這些年,我也一直在心裡默念:
  北,你是我看不夠的雪。
  於是,從下雪開始想你。這份思念總是會隨著漫天飛舞的雪花化作世上最清冷的舞,讓我用盡全力也感受不到你曾經的溫度。
  如今雪依舊飄飛在北國的天空,輕盈旋轉;只是,身在南國的你已經看不到。
  北,等到雪化了,我就去南方找你,好嗎?
  北,我害怕等不到冰雪融化了。你回來,好嗎?
  北,若你尋到南國的相思豆,請幫我種上一顆。如新集團不要刻上我的名字,我怕你看到難過。
  北,我要把你的名字刻在我心底,以便隨時想起你。
  但願,南國下一場紛飛的雪,讓你想起北國的我。
  
  (二)
  那年,我去了南方。
  看到了你說的綠草茵茵和繁花似錦。
  那麼,這就是曾經日夜思戀,必須回來的地方嗎?我想,應該是的。
  我找到了你曾經無數次說給我聽的煙雨畫廊,一切都很美,康泰旅行團讓我想起了當年那個溫婉如畫的少年。可是,我要如何才能找到你?
那些青春澀年少的初戀
  夜總是很黑,絲絲倦倦地無眠,雨聲依然,滴在屋簷下的水泥地面上,發出嗒嗒的響聲。
  時而連貫如嘮叨,像更年期的女人,數落起自己沒出息的男人,看的見的怨恨就像十世八世的仇人,捶打的衣服,針眼裡都滲著恨老的水漬,甚而讓人聽著乏味,如新nuskin產品便越加煩躁而欲遠離之,而生活還得日升月起,於是,夜蟲催眠時,依舊是一副卑微的笑,討著女人僵硬的身子如水溫柔起,所有鋒芒收卷,做一個守舊的女人。
  倒是其中夾雜著滴滴嗒嗒的斷流音,像放情女子的高跟鞋敲擊在江南的青石板小巷,空氣也變的溫情而濕潤,我想像的旗袍顏色,是一朵花兒點綴的色彩,在她的身體上盡情地開放,絢爛無比,以至招來女人們妒忌與狠毒的眼神,在八月的季節明爭暗鬥。
  倒是那些漢子們,不管自己的婆娘如何地抵毀,那偷賊似的目光總是不住地扭過頭去,忘了煙捲還深陷在自己的手中噝噝地冒著煙,就若飄過去的意念,不管不顧。
  沒成家的少年,便更加地放肆了,嘻皮笑臉地鬥趣,他們從打工的城市帶來有科技含量的傻瓜相機,為她不住地拍照,一個勁地奉媚,說城裡人所說的笑話,如新nuskin產品講那些無厘頭的故事,惹的她芳容大悅,鈴音落在地上,又反彈在空氣中,飄在炊煙鳧鳧的村子上空……
  生活總是這樣了無頭緒,就像一個無家的孩子,飄飄蕩蕩,落到哪裡,便是願到那裡開著花,結著果,看到成熟的樣子。
  閉著眼睛,聽這半夜而至的雨,像聽一首歌,讓心情平靜,我想天亮後去河邊看看,雨季的魚兒何處安身,或去陳年老巷,尋那日高跟鞋遺落的聲音,以及鮮花開在她身上的樣子。
  許是秋風從深處傳來空蕩的資訊,再也聞不到花開的香豔,我依然站在盡頭,回憶她在相框裡的笑顏,凡塵易老,知已未變,我想紅顏也老了,低眉處的歲月,嵌在目光跌落處,心割的疼,髮絲剪短了,齊眉的劉海掩飾額頭欲流出的魚尾,河邊急急燥燥的魚兒,是否便找到了歸宿了?
  石板泛著青色的回光,那久遠的傳說也已失傳多年,僅留縫隙中掙扎的種子,一年一年蘊著青青的葉子,春天發芽,秋天枯萎,聽不見那鞋底拖拉的聲音了,也好久未聞女子扭著自家男人大罵的情景,倒是在寒風來臨前,頑皮的孩童便是一把火點著它引以為傲的歲月,春歲月老了,如新nuskin產品卻還在夢中,待著來年,還是一粒種子,守著寂寞,守著風常光臨的古巷,複年,複月……
  很容易地便忘記了,那些青春澀年少的初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