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我不是在等待你,只是很想你
一聲“親愛”還沒有呼出吻唇,眼眶就潮濕了,像極了這個季節裡我這個城市的天氣,一不經意,就會是一場雨。
  思緒裡跳躍出許多許多詩意的句字,婉如明月星空樣的寧靜清麗,也有如夏花般的絢麗繽紛,可是,當我指尖輕擊時,點滴而出的,竟然有如與淚水同樣濕度和溫度的言詞,天台玻璃屋讀不到熱情似火,也沒有寒風瑟瑟,只是如同將我的手心放你手心,輕觸,讓一段溫柔,沿著掌心慢慢的彌散。
  愛——輕輕地呼喚你,任濕潤的眼眸蓄滿著的淚光,折疊出微笑的花瓣,想念就埋在這些零碎的花香中,安靜的候,你溫存的應和在風起的時刻會拂面而來。輕揚的唇角,銜起夜色的嫵媚,中一派位以一朵花的模樣,遞向你,任絲絲的顫動,拔弦一簾旖旎幽夢。
  今晚,我不敢坐上陽臺,在隨風而來隱約的木蘭香裡,遙望遠方的天空,如許多個夜裡朝著你的方向張望一樣。我害怕我的思念,會如一場浩蕩的潮汐決堤而去,奔流成一條憂傷的河谷。捂緊泉湧的疼痛,將精心珍藏的意迷情濃的章節,碾成沁人心脾的芳香,燎繞成屏上的氳氤,我獨自啜飲。
  愛,一遍一遍在心空裡呼喚,如陌上次第花開,一輪一輪的綻放,又一輪一輪的凋零。時光跌宕成一曲悠長的序曲,反復著哽咽的小節,我的指尖,軟柔得擊不出華美的音符,即使只是一小段。於是,沉默替代了婉轉,以無聲的落拍,在夜幕重重的拉下之後,開始獨白。我知道此時,我不是在等待你,只是很想你。
  
  夜。渡
  
  喧囂的城市漸漸的安靜了下來,習慣地戴著耳機,習慣地斜倚屏前,同樣,習慣著一份淡淡的笑,香港如新在想你的時候。
  好風如水,浸潤著飄遊在夜空裡的些許熱氳,之後,在隱約的花香裡,一種透明的清澈,開始隨著音符慢慢地紛紛滴落,慢慢地漫漬心扉上的那一抹白,淺淺的痕跡,一箋溫潤的水色心詩。
  夜靜,山空,風涼,思遠,如此的安然和寂靜。旋律變成了水絲,悠悠地纏繞著思念的藤蘿,柔綿到無力時,早已分不清楚那一縷香是晚風中來,還是從無聲的呢喃裡散發而出。
  半夢半醒,執一念淡然的恬靜,在浮光淺影中,想著你,任記憶拾起粒粒水晶般的點滴,嵌進那一朵叫著愛的花裡。深處,是一汐半涼的水湄,任思念沉浮。
  微啟雙唇,才知道“親愛”的發音早已不存在於文字,它如水滴或清音般在心海的潮汐中奔跑,穿越,卻一定不會張揚出響亮,它只是溫柔的,纏綿的,極其端莊地讓眷戀捧托著,像是朝聖的經帆,你知道它的含義深深。
  一聲輕喚,無由得柔情到經不起一絲風或者一縷香的撩拔,低眉,落英幾片,王賜豪隨夜色漸失漸遠,是否會有夢的河流,飄搖起念字的小船,靜靜地抵達對岸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