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綺願明年遇見我的人間四月天
日子真快,不知不覺又來到一年的終點處。站在歲末的路口,用一份祭念的情懷回望來路,不禁心潮湧動、感慨萬千。
這一年,是感恩的一年,是感念的一年。這一年,曆一程風雨,曾在途中迷失了自己,躊躇滿懷,懵懂方向;還好,終又憑一念執著的力量原路返回,卜維廉中學回到最初的起點。人間路,本就錯綜淩亂,誰都難免有走錯的時候;若不小心誤入了歧途,唯有及時的醒悟、決然的返程,才是最明智的選擇。若一味的執迷下去,只會讓路途的荊棘傷到體無完膚,難以治癒。
這一年,曾隱忍,曾受盡委屈,卻選擇了沉默。不是不會反抗,不是不會表達,只因太善良,太懂得理解和同情,太顧及一些人的面子和感受。然而,最後才明白,事實上有些人根本不值得如此厚道的去對待。而今,不說後悔,不言傷痛,是非短長放在心裡就好,已然沒有意義再去分辨。
這一年,學會寬容,學會原諒,寬容命運中的錯,原諒一些在別人看來不可能原諒的人和事。學會遺棄,遺棄那些本就該不屑一顧,沒有半分價值的東西。慶倖我有一雙明亮的眼睛和一顆明智的心,尚懂得如何去取捨;最是遺憾,無論如何也追不回那些被貽誤的大好光陰了。這一程,就算有遺憾和惋惜,待千帆過境時,若能心寬如海地看事實變遷,相信,依然可見生命的壯闊和瑰麗。
歷歷前塵,恍若一場夢魘,驀然回首,尚有餘悸。當歲月的風鈴,將我從苦痛的深淵中搖醒,我才知曉真真切切活著的美好,於是,我愈加珍惜現世的、曾被我忽略的一些擁有。這一年的經歷,讓本就低調的我變得更淡泊、更安靜了。當日子回歸平淡,心域,就像輕灑著一場靜靜的雪,飄逸、靜美,溫婉、安然。感受“人間有味是清歡”的平和與淡然;不張揚,不喧鬧,一種安靜到極致的日子。我喜歡,這樣的日子。
靈兒說:“心境再美好,也不敵這世間重重險惡。”,而我說,原本一些已經醜惡了的東西,我們就不必再去多看一眼,只需心懷美好,記憶一些曾經感動就好。還是相信,若情懷怡靜,止水盈心,終可以淡看流雲行舟,攬清風明月入懷;若此,塵世處處皆是禪境,每一次感悟,亦都是禪意參透的因果。
若可,我想用365天的光陰留白,換一世的安然靜好。多少次,我在思想:如果人生只可以選擇一次留白,那麼我將選擇在2013的時間。如此,我依然是最初那個不被世俗沾染、恬淡而自信的女子;亦不會看到塵世間醜惡不堪的一面,心境和眼眸依然是美好而清澈的。然而許多殘酷的事實終是存在過,唯有學著淡忘、學著釋懷,學著放下心中負累,如新nuskin產品才能輕裝而行,愉悅地奔赴妍妍前程的美好。
這世間,從來,我自認無愧於心,無愧於誰,坦坦蕩蕩做事,清清白白做人,再漆黑的夜也不會害怕,再孤寂的時間也不會受半點良心的折磨。自那日,掙脫所有的牽絆,逃出那一座煙霧迷漫的城,終抖落一身塵埃,暢然晴朗天空下。惟念,過往塵緣,冰封進這個季節,永恆不再溫故;已成陌路的人,我報以淺淡的笑,若風輕揚地遠離,姿態優雅,逸如晨風。我喜歡,這樣的自己。
未來一年,我只想安靜的寫字,素淨的處世。不會讓那些令我生厭的人紛擾我的生活。飛雪姐姐說:有些人,就不配做我們的朋友。有些人只會辜負我們一顆真誠的心。對於一些人來說,我們再簡單的心意都是一種奢求,越純粹的情感越會被傷害。只是不管曾經遭遇怎樣的傷害,我們依舊是善良的,就算受盡委屈和傷害,也學不會傷害別人。
他說,你要快樂哦!嗯,我會的,我有那麼多溫暖的人相伴著,我愛的人和愛我的人一直在我生命裡,從來都不曾離開,又有什麼理由不快樂呢!一群溫暖如初的姐妹,默默守候在身邊;一個浪漫溫柔、幽默風趣的你,每日呵護、疼惜著,真誠執著地相待著;還有我的情趣和愛好,從來沒有因為任何人和事貽怠過,生活畫意詩情,日子這樣美好;沉浸在這愛的氛圍,我,必然是快樂明媚的。
關於我最愛的文字,這一年遇到許多墨香中的知音,更有幸相識幾位文采了得的師者,書籍墨寶相贈,於寫作上更是予以悉心不倦的教導,感動之餘甚感受益匪淺。先生說:“要多寫一些和生活相關,能給人一些啟事,有內蘊的文章。文章有內涵,才能引人共鳴,才經得起大眾賞評,而不只是一個花花枕頭。”,您的諄諄教誨露於心記下,且會用心去遵循。這條路,是我最大的生命動力和人生方向,我會執著而信念地走下去。
這一年,我終是收穫滿滿的:收穫了香寶,nu skin如新收穫了姍姍來遲的你。我沒有想到於生命這樣的時期,還可以感受初見的美好;原來喜歡上一個人,只在一眼的相望,只在一瞬的心動。那一樹繽紛的星願,閃著微顫的光,掛滿你給的祝福和浪漫溫情,每次在屏前點亮的時候,我都能感受與你最近的交集。你說,我該是幸福安暖的女子,我想告訴你:是的,我是,因為我的生命有愛相隨。
走出那一片萎敗茶靡,此際,飄雪漫天,梅紅綻放,冬,正妖嬈肆意。我在季節深處迎見一縷冬日的暖陽,聽見陽春正在蘊育生長的聲音。懷著對春的明媚嚮往,我依然相信生命是美好絢爛的,依然相信這世間有純淨透明的愛。下一個季節是明媚燦爛的,有我不期而遇的溫暖延綿,有我美好理想的鬱鬱勃發,還有值得我去珍惜和珍惜我的人在等我。
歲末,綺願明年遇見我的人間四月天。
這,才是享受旅途,享受生活
曾無數次構想,一個人,背個包,帶本書,坐著綠皮火車,晃晃悠悠到達一個陌生的地方,去看那些從未見過的風景,去挖掘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。然而,史雲遜構想也只是盲目地白日做夢,如果真有充足的時間和金錢,我想自己也會被各種無端藉口牽絆,遲遲不願往前走一步。因為,關於旅行,我總覺得自己還缺些什麼。

上大學時,總是羡慕有些同學說走就走,用雙腳丈量祖國疆域,輕吻每一寸大地厚土;總是佩服有些同學用區區幾百塊錢窮遊大西南,在領略少數民族特色的同時結識到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;總是欽佩有些同學去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,尋找神秘面紗後的誘人景色和別樣風情。雖也同他們一起爬過山、涉過水、渡過河,卻也只是腳印踩著腳印,小心翼翼地前行。因為,關於旅行,我總覺得自己還缺些什麼。

旅行,不同於旅遊,它不是簡單的“上車睡覺,下車拍照”,而是行走與遊玩的結合,在旅途中感受不同的風土人情,瞭解迥異的社會環境。它並不需大量的準備,有充足的金錢更好,但這不是必要條件。因為,只要有時間,有一顆想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的心,有勇氣且果敢,旅行便可成形;當然,若是有幾個志同道合之人,那麼這個旅途將會更加完美。在一個城市呆久了,頭開始沉重,周圍的一切漸漸模糊不堪,視覺渙散。此刻,是該啟程的時候了。那麼,是否曾經也有一刻,只是想逃離一個地方,或是晴天、或是雨天,那都無所謂,雪纖瘦纖體只是想輕輕地離開,像字典中定義的那樣,哪怕只有88裡地的距離,開始一次旅行,又未嘗不可?

說起“行”,很簡單,一種說走就走的勇氣。可在如今高速發展的現代化社會中,朝九晚五的生活使我們缺少了這點勇氣,各種無厘頭的藉口也使我們蜷縮在家中,成為宅男宅女中的一員。梁紅說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。萬卷書已經不能讀太多,那就多走些路看一看。”是啊,趁著青春還沒有逝去,趁著還有行走的精力與氣力,何不多走一走,去領略些書本中沒有的知識,畢竟“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”。那麼,邀三五好友,或只有一人作伴,亦或是自己獨自前行,帶著好奇與未知,也足夠了。那一刻,我突然知道自己真正缺少的是什麼了。長久以來,在我踏尋的每一寸土地上,我都沒有真正明白我為什麼而來。為美景而來?為美食而來?為穿街走巷,尋找小城故事而來?還是為找尋迷失的自我而來?其實,旅行的意義就在於於逃離中找尋到內心深處那個灑脫自如的自我,不在乎時間的長短、距離的遠近。那一刻,所有現實似薄紗,輕輕滑落,面前呈現的是一個個沒有性別、金錢、地位差異的個體,驢友均相同。他們像個朝聖者,向著內心中每一寸淨土出發,虔誠地踽踽前行,或是雙手合十,或是一步一叩。牽絆過多,勇氣缺失,也只能幻想一個個美好場景,坐在空調屋中白日做夢。

細數下來,我在五嶽之首上看過日出,牛欄牌也於東海邊聽過浪聲;我看過北國的白雪皚皚,也欣賞過南國的碧海藍天;我曾穿梭于高樓林立的摩登都市,也曾漫步於青石板堆砌的小橋流水。但匆匆的步履總是讓我無法靜靜地品味,或許,真正的旅行是一個包,一本書,旅途伴侶、綠皮火車,晃晃悠悠,慢慢前行。某個下午,或是站在山頂俯身觀望,閉眼傾聽風的聲音,或是坐在陽光下,咖啡加書,在小資情節中聽聽鳥語,聞聞花香。這,才是享受旅途,享受生活。
一段難忘的廣播編輯生涯
退休回滬定居六年多來,出於多年來養成的職業習慣,依然喜愛收聽廣播電臺的新聞節目。我深感這些稍縱即逝的廣播新聞是多麼來之不易,傾注了多少廣播新聞工作者的心血和汗水。

1986年11月,結束十年的電臺駐站記者生涯,Galaxy 防水殼告別第二故鄉伊犁,調到新疆人民廣播電臺新聞部編輯組當編輯。這對於長年在基層奔波的記者來說,開始無疑是不習慣、不適應的。有人說,編輯工作無名、無利,“為他人作嫁衣裳”。我不以為然。部領導和老編輯的言傳身教,使我很快適應了編輯工作。

當時電臺還沒有電腦,編輯修改完通訊員稿件後,複寫5份,播音員、錄音監聽各一份,維、哈、蒙三個少數民族語言編輯組各一份。

輪到上早班時,天還沒亮,“嘀鈴鈴”一陣鬧鐘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,立即披衣起床,趕緊上班。司機從印刷廠取回當天的《新疆日報》,值班主任流覽一下標題,很快圈定選用稿,刪節後讓我剪貼在稿紙上,複印4份。緊接著由發稿編輯將報紙摘編稿、本台記者和通訊員的成品稿,綜合編排當日早新聞節目。

拿到播出稿後,立即趕到播音組辦公室,將稿件交給播音員備稿。當播音員進入錄音室開始錄音時,我就坐在隔窗玻璃對面,聚精會神地監聽,一旦發現差錯,按動通話電紐,提醒播音員糾正重錄。

有一次,錄製早新聞節目接近尾聲,值班主任臨時簽發一篇記者剛送來的緊急重要稿件需要插進錄播。我一看手錶,離早新聞播出時間還差十分鐘左右,當機立斷刪掉最後幾條簡訊,將巳經錄好的磁帶送到播控機房,交給值機員準備播放。然後,跑回錄音室,換一盤磁帶錄製那篇緊急稿件和天氣預報。當我將剛錄製好的第二盤磁帶送去時,第一盤磁帶巳經開始播放了。值機員說:“幸虧你先送來一盤,否則,曾壁山中學等你全部錄製完再送來,肯定誤點了,非出事故不可。”一顆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地了。緊張忙碌了一早晨,這時才松了一口氣。回家吃過早飯,又馬不停蹄趕到辦公室,準時上班編稿。

1992年12月,電臺增設總編室,副台長於堯賓兼任主任,我和陳亮、吐尼亞孜任副主任。我分管記者組、通聯組和各地記者站,還擔任總編室黨支部書記。不久,於副台長到內地去了,電臺領導讓我主持總編室工作。我深感責任重大,更加競競業業,任勞任怨,盡職盡責,勤奮工作,努力完成各項宣傳任務。除了協調好部門之間的關係,抓好總編室日常學習、工作外,還堅持修改、審定、簽發各地駐站記者和特約記者的大量稿件。

我曾在伊犁記者站當過10年駐站記者,深知記者采寫的稿件來之不易,所以能編發的儘量編發,從不隨意“斃稿”,盡力做到當天來稿當天處理,精心修改,及時編發。尤其是一些時效性較強的電話傳稿,再忙也要放下手頭工作,爭分奪秒儘快編發,爭取在當晚新聞聯播節目中播出。對於一些重要稿件,編完後還要撰寫、配發短評、編後語。

在主持總編室工作期間,自己水準不高,經驗不多,只有嚴格要求自己,處處以身作則,要求別人做到的,自己帶頭做到。清清白白做人,老老實實做事,自覺抵制不正之風。這一年,被評為廣播電視廳優秀黨員。

1994年下半年,電臺進行民意測驗,絕大多數人投票選我為總編室主任。後來,不知什麼原因,電臺黨委調來一位主任,主持總編室工作。我仍當副主任,分管《廣播醫院》節目組,直至調離電臺前,牛欄牌問題奶粉始終堅守在廣播編輯工作笫一線,全力以赴辦好專題節目,深受廣大聽眾歡迎。 2011年4月
與同伴一起飛舞童年
其實,我是知道的,你能飛多高呢?你能飄多遠呢?

我還是停下腳步,看著你一枚落葉起舞,依然偏偏;螢幕保護膜依然搖拽著綠色的夢想,夢想中陽光燦爛,與同伴一起飛舞童年。

深秋,雖是秋高氣爽的日子,冷卻會提前報到。無法通靈的語言,只能用你的下落的姿態和我依戀的心情,還有難舍的眼神,冪冪之中傳遞。

這就是生命的盡頭嗎?由綠到黃的轉變,七彩之間,斑斕的痛,說也說不出來。你不願落下是嗎?選擇風的力量,輕舞飛揚,我是你最後的觀眾,曾璧山中學最後的鼓掌者,我渴望你激情永駐,永不下落,像風一樣,行走在深秋的季節,即使沒有留下一個淺淺的腳印。

太多的幻想,只在此刻,得一梳理。輕輕地你走了,多少帶著點懷念。

深秋,我看著一枚落葉起舞,你願意是我的舞伴嗎?我願意,曾壁山中学願意在寧靜的深秋,陪你炫舞,陪你旋轉,炫出春的鶯歌燕舞,轉出夏的陽光燦爛……

冷,並不可怕;冬,更不可怕;一枚落葉講訴著秋天的童話:回家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