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時光,總會留下真正對的人
有的人來到你身邊,是為了告訴你,什麼是真情;而有的人來到你身邊,是為了告訴你,什麼是假意。就像有的人來到你身邊是為了給你溫暖,而有的人是為了使你心寒。其實,這一切都是生命的禮物,無論你喜歡與否,也要接受。兒童椅然後學著明白它們的意義。生命是一場負重狂奔,時光只會留下真正對的人。

很早以前曾在一篇文章裡看到過這樣一種說法:一個人,要是在月光下奔跑,就能夠讓那些過時的親人看到他。過世的人,因為失去了身體重量所累,走起路來一定很快。所以,塵世的人需要用奔跑的速度才能夠跟得上她們。那個時候我不明白這種說法是為了什麼!經過時間的洗禮,到現在經歷成長之後,我突然發現這種說法不知在什麼時候早已深入我的心髓。也許很久很久以後,你也會明白。生命,就是一場負重狂奔。

時光,總會留下真正對的人。我珍惜著每一個可以讓我稱作朋友的人。因為那是可以讓我漂泊的心駐足的地方。有時候會被一句話感動,因為真誠;有時候會為一首歌流淚,因為自然。要快樂,不知此時,而是一生。

初遇到那個人的時候,我們都會這樣認為:我的幸福是纏綿在你的謊言之中,永遠都不想要醒來。而我的快樂,是蕩漾在你的柔波里,盤踞在你的心裡。我的滿足,是能過每天融入你的脈動,聆聽你的心律;我的心願,是和你一起在甜蜜中徜徉,在艱辛中跋涉。哪怕吃糠咽菜,平淡無奇,我不奢望榮華,更不乞求富貴。只是想和你走過的地方,都留有我們愛的足跡......

采一點晨曦,妝點一天的清新;捧一縷陽光,溫暖一季的心情。在雨中瀟灑地走一回。但是,你永遠不知道,生命的下一站,等待著你的,將會是什麼。你開始歎息。可我,是在什麼時候遇上了你......

是一場沒有相遇的開始,也是一場沒有結局的憂傷。真正痛苦的人,是在笑臉的背後流著別人無法知道的眼淚。生活中,我們笑得比誰都開心,可是當所有的人潮散盡的售後,我們比誰都落寂。康泰領隊只有淡淡的想你,淡淡的流眼淚......我一直在尋找知心的朋友,一直在找一分可以給自己的真誠。可是,似乎真的很難,因為我想自私的把你藏在心裡。而且,是永遠永遠......

想想這一切,很難很難,除了字裡行間的愁和思念,又能做什麼?只要你快樂幸福,我的笑,就會從心底升起。生命,本是一場漂泊的旅行,有時會讓你開心,有時會讓你痛苦,有時會讓你無法自拔。真的是難以想像,難以琢磨。一直以來,喜歡寂寞,也習慣孤獨。在喧鬧的人群中,想著的總是逃離。一個人的安靜真的很好。寂寞,是一種美麗;孤獨,是一種享受。其實,生命原本就是一場孤獨的旅行。我們在自己的哭喊聲中孤獨的降落,又將在別人的哭喊聲中孤獨的離去。生命,始終只是一場孤獨的跋涉,每一步都在生與死的界定之間穿行著。

年少的時候,總希望可以和一些人一生相隨,希望那些愛和溫暖可以一路相伴。長大以後,卻終究明白,歲月會消散。當繁華落盡,曲終人散,留下的也只有一地的荒涼。人世間沒有什麼是可以永恆的。所謂永不凋零的玫瑰,其實不過是一種虛假的擺飾。美麗,卻終歸為寂寞。於是,一開始渴望流浪,喜歡漂泊。曾夢想著,在遙遠的異鄉月色中獨行,一盞盞細數江邊的漁火;曾夢想著,在遙遠的異鄉的街頭出佇立任寒涼的夜風漸漸地穿透身心;曾夢想著,在月色下臨海而坐,感受海浪逐波的纏綿。流浪的心,向那片片飄舞的落葉,在清風中訴說著自己千年的心願。

是的,生命是一場漂泊的旅行。相聚之後會分開,遇見之後終將告別......

陪伴我們的,不一定懂得我們;溫暖我們的,不一定能夠相伴。那些愛恨悲歡,聚散離合,就像繁華,也像落葉,都將隨著季節的遠去,隨著時光的流逝而消散。留下的是繁華之後的冷清。以為可以生死相隨的人,也許會半途迷失;以為可以一生不變的誓言,也許最先會沉落;以為放不下的東西,其實並不重,重的只是我們太在意的心;以為自己一生不忘的愛,其實很輕,輕的會隨某一個起風的黃昏輕輕飄落。很多時候,我們愛上的只是一個幻影,愛著的也不過是我們夢想中的愛情。真愛雖在遠方,但思念卻很真。心存希望,懷揣著夢,勇往直前,義無反顧,甘心情願。放下包袱吧!我們要做的,牛欄牌奶粉就是時常看到自己所擁有的東西,少把心思放在你失去的東西上。真正要緊的不是這個世界從你身上奪走了什麼,而是你打算如何去利用你還剩下的東西......

很多時候,我們可以用我們的所有時間和精力,所有的真心和真情,所有的歡笑和淚水,去演繹這場生命之舉。

生命,是一場負重狂奔。時光,總會留下真正對的人......
時間在前進
從小到大,每凡到了夏季,我,以至我身邊的許多人都喜歡露宿。現在還保留著這種習慣。

小的時候,沒有風扇。那時候父母白手起家,能在一九八九年蓋好樓房,又要供我們四姐弟讀書吃飯,已經很不容易了。生活上根本上不可能考慮到享受,何況,父親是那種很勤儉的人,可能他都不曾想過買風扇。於是,蓋好的樓房在炎熱的夏季熱得像火爐,speed dating newfdgathering根本睡不得。我們就從那時開始露宿,睡樓頂。全村的男的,都如此,拿張席子和薄被在樓頂一鋪,擁抱著滿天的星星和清爽的晚風而睡!蟲聲、蛙聲響成一片!大自然跟我們是那樣的接近!秋天,露水會打濕我們的衣服和被子!但那時候的露宿真的是一種享受!

時間在前進,這種習慣依然沒有改變。然而,蚊子卻多了起來。在廣東這裡,蚊子特大,連螞蟻都有毒。小小的黃絲蟻咬了一口就不得了,要腫癢幾天甚至十幾天!我現在住在六樓,有個涼棚式的陽臺,蠻大的。所以避免了露水的侵害,卻也逃不過蚊叮蟲咬。小兒子一歲半不到就跟我吃這苦了,交友平臺如今兩歲半了。半夜下雨,醒了的時候,叫聲:“落水!”(家鄉話,下雨的意思)便不哭不鬧的一起搬被子、枕頭等物品回房間。除非打雷。我心裡對他和他哥都甚是憐愛和欣慰!但直到前一天早上,下雨,雨點漂濕了地板,在匆忙中,我赤腳踩在地板上,一滑,大腿便是狠狠的被撕開,筋就是撕心裂肺的痛!這時我才開始再次認識露宿的害處,甚至我認為這是一種因為窮困而產生的無奈和下賤!有錢人有空調,不需要受這種苦。

於是我在心裡便恨自己,帶賤自己的兒子!我不能讓他們有了賤相和窮相!我發誓:一定要努力奮鬥,拼出自己的一番事業,中年交友絕不讓能自己的兒子長大了還要像我一樣,忍受著露宿的欺淩!
這,才是享受旅途,享受生活
曾無數次構想,一個人,背個包,帶本書,坐著綠皮火車,晃晃悠悠到達一個陌生的地方,去看那些從未見過的風景,去挖掘那些感人至深的故事。然而,史雲遜構想也只是盲目地白日做夢,如果真有充足的時間和金錢,我想自己也會被各種無端藉口牽絆,遲遲不願往前走一步。因為,關於旅行,我總覺得自己還缺些什麼。

上大學時,總是羡慕有些同學說走就走,用雙腳丈量祖國疆域,輕吻每一寸大地厚土;總是佩服有些同學用區區幾百塊錢窮遊大西南,在領略少數民族特色的同時結識到來自五湖四海的朋友;總是欽佩有些同學去那些人跡罕至的地方,尋找神秘面紗後的誘人景色和別樣風情。雖也同他們一起爬過山、涉過水、渡過河,卻也只是腳印踩著腳印,小心翼翼地前行。因為,關於旅行,我總覺得自己還缺些什麼。

旅行,不同於旅遊,它不是簡單的“上車睡覺,下車拍照”,而是行走與遊玩的結合,在旅途中感受不同的風土人情,瞭解迥異的社會環境。它並不需大量的準備,有充足的金錢更好,但這不是必要條件。因為,只要有時間,有一顆想要出去呼吸新鮮空氣的心,有勇氣且果敢,旅行便可成形;當然,若是有幾個志同道合之人,那麼這個旅途將會更加完美。在一個城市呆久了,頭開始沉重,周圍的一切漸漸模糊不堪,視覺渙散。此刻,是該啟程的時候了。那麼,是否曾經也有一刻,只是想逃離一個地方,或是晴天、或是雨天,那都無所謂,雪纖瘦纖體只是想輕輕地離開,像字典中定義的那樣,哪怕只有88裡地的距離,開始一次旅行,又未嘗不可?

說起“行”,很簡單,一種說走就走的勇氣。可在如今高速發展的現代化社會中,朝九晚五的生活使我們缺少了這點勇氣,各種無厘頭的藉口也使我們蜷縮在家中,成為宅男宅女中的一員。梁紅說“讀萬卷書,行萬里路。萬卷書已經不能讀太多,那就多走些路看一看。”是啊,趁著青春還沒有逝去,趁著還有行走的精力與氣力,何不多走一走,去領略些書本中沒有的知識,畢竟“紙上得來終覺淺,絕知此事要躬行”。那麼,邀三五好友,或只有一人作伴,亦或是自己獨自前行,帶著好奇與未知,也足夠了。那一刻,我突然知道自己真正缺少的是什麼了。長久以來,在我踏尋的每一寸土地上,我都沒有真正明白我為什麼而來。為美景而來?為美食而來?為穿街走巷,尋找小城故事而來?還是為找尋迷失的自我而來?其實,旅行的意義就在於於逃離中找尋到內心深處那個灑脫自如的自我,不在乎時間的長短、距離的遠近。那一刻,所有現實似薄紗,輕輕滑落,面前呈現的是一個個沒有性別、金錢、地位差異的個體,驢友均相同。他們像個朝聖者,向著內心中每一寸淨土出發,虔誠地踽踽前行,或是雙手合十,或是一步一叩。牽絆過多,勇氣缺失,也只能幻想一個個美好場景,坐在空調屋中白日做夢。

細數下來,我在五嶽之首上看過日出,牛欄牌也於東海邊聽過浪聲;我看過北國的白雪皚皚,也欣賞過南國的碧海藍天;我曾穿梭于高樓林立的摩登都市,也曾漫步於青石板堆砌的小橋流水。但匆匆的步履總是讓我無法靜靜地品味,或許,真正的旅行是一個包,一本書,旅途伴侶、綠皮火車,晃晃悠悠,慢慢前行。某個下午,或是站在山頂俯身觀望,閉眼傾聽風的聲音,或是坐在陽光下,咖啡加書,在小資情節中聽聽鳥語,聞聞花香。這,才是享受旅途,享受生活。
一段難忘的廣播編輯生涯
退休回滬定居六年多來,出於多年來養成的職業習慣,依然喜愛收聽廣播電臺的新聞節目。我深感這些稍縱即逝的廣播新聞是多麼來之不易,傾注了多少廣播新聞工作者的心血和汗水。

1986年11月,結束十年的電臺駐站記者生涯,Galaxy 防水殼告別第二故鄉伊犁,調到新疆人民廣播電臺新聞部編輯組當編輯。這對於長年在基層奔波的記者來說,開始無疑是不習慣、不適應的。有人說,編輯工作無名、無利,“為他人作嫁衣裳”。我不以為然。部領導和老編輯的言傳身教,使我很快適應了編輯工作。

當時電臺還沒有電腦,編輯修改完通訊員稿件後,複寫5份,播音員、錄音監聽各一份,維、哈、蒙三個少數民族語言編輯組各一份。

輪到上早班時,天還沒亮,“嘀鈴鈴”一陣鬧鐘聲把我從睡夢中驚醒,立即披衣起床,趕緊上班。司機從印刷廠取回當天的《新疆日報》,值班主任流覽一下標題,很快圈定選用稿,刪節後讓我剪貼在稿紙上,複印4份。緊接著由發稿編輯將報紙摘編稿、本台記者和通訊員的成品稿,綜合編排當日早新聞節目。

拿到播出稿後,立即趕到播音組辦公室,將稿件交給播音員備稿。當播音員進入錄音室開始錄音時,我就坐在隔窗玻璃對面,聚精會神地監聽,一旦發現差錯,按動通話電紐,提醒播音員糾正重錄。

有一次,錄製早新聞節目接近尾聲,值班主任臨時簽發一篇記者剛送來的緊急重要稿件需要插進錄播。我一看手錶,離早新聞播出時間還差十分鐘左右,當機立斷刪掉最後幾條簡訊,將巳經錄好的磁帶送到播控機房,交給值機員準備播放。然後,跑回錄音室,換一盤磁帶錄製那篇緊急稿件和天氣預報。當我將剛錄製好的第二盤磁帶送去時,第一盤磁帶巳經開始播放了。值機員說:“幸虧你先送來一盤,否則,曾壁山中學等你全部錄製完再送來,肯定誤點了,非出事故不可。”一顆懸在半空的心終於落地了。緊張忙碌了一早晨,這時才松了一口氣。回家吃過早飯,又馬不停蹄趕到辦公室,準時上班編稿。

1992年12月,電臺增設總編室,副台長於堯賓兼任主任,我和陳亮、吐尼亞孜任副主任。我分管記者組、通聯組和各地記者站,還擔任總編室黨支部書記。不久,於副台長到內地去了,電臺領導讓我主持總編室工作。我深感責任重大,更加競競業業,任勞任怨,盡職盡責,勤奮工作,努力完成各項宣傳任務。除了協調好部門之間的關係,抓好總編室日常學習、工作外,還堅持修改、審定、簽發各地駐站記者和特約記者的大量稿件。

我曾在伊犁記者站當過10年駐站記者,深知記者采寫的稿件來之不易,所以能編發的儘量編發,從不隨意“斃稿”,盡力做到當天來稿當天處理,精心修改,及時編發。尤其是一些時效性較強的電話傳稿,再忙也要放下手頭工作,爭分奪秒儘快編發,爭取在當晚新聞聯播節目中播出。對於一些重要稿件,編完後還要撰寫、配發短評、編後語。

在主持總編室工作期間,自己水準不高,經驗不多,只有嚴格要求自己,處處以身作則,要求別人做到的,自己帶頭做到。清清白白做人,老老實實做事,自覺抵制不正之風。這一年,被評為廣播電視廳優秀黨員。

1994年下半年,電臺進行民意測驗,絕大多數人投票選我為總編室主任。後來,不知什麼原因,電臺黨委調來一位主任,主持總編室工作。我仍當副主任,分管《廣播醫院》節目組,直至調離電臺前,牛欄牌問題奶粉始終堅守在廣播編輯工作笫一線,全力以赴辦好專題節目,深受廣大聽眾歡迎。 2011年4月
她在幫我找回自己
風輕輕把我的笑容揚起,窗外的天空又高又藍,純粹得像個孩子的臉。

她朝我笑笑,把信遞給了我。我愣了下,好久沒有收過信了,伸出手接過……

她對我的影響是我無法用語言表達的,牛欄牌回收就像我喜歡的陽光,安靜地闖入平凡瑣碎的生活深處,只有我知道自己有多羡慕她。

一個像向日葵的女孩子,永遠向著陽光。她沒有姣好的容貌,卻有最明媚的笑容。她沒有心機,笨拙地回應別人的諷刺,不,是很有有人不喜歡她。你很羡慕她,可是你不會嫉妒她……

我是一個不安分的人,每天沒事找事,和她成為同桌,牛欄牌問題奶粉是我們真正認識的開始,第一天,生疏得沒有對話,第二天,無話不談,第三天,打成一片。我們用自己的方式活著,打鬧著,互相影響著……

如今,時光把我們沖散,把我變得不像自己。是她找到了我…信上是她並不娟秀卻整齊的字體:

小光,答應我,無論前面的路有多難走,無論在別人面前多卑微,無論遇到怎麼樣的困境,無論下一次考試有沒有考好,只要沒到最後,都不要放棄,無論你受不受歡迎,收到的任務無論有沒有完成,都不要悲傷,樂觀點,把眼界放長遠一些,因為沒有人能知道以後的你是什麼樣子!

不要被一次次的失敗征服,不要變得麻木,牛欄牌奶粉依舊做一個真實的自己,充難活力,精神,要知道,即使我沒有成功,但是這一刻,我用心過著,很踏實!

我淚流滿面,時間已改變了我,幸好還有她,她沒變,她在幫我找回自己……

她給我的不是信,是相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