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好的愛心❤❤
美好的愛心❤❤
一種來自內心的純真藝術

校園的櫻花樹,暗淡了下來。我有股負罪之感。
我的脾性告訴我自然的東西方能給予我安寧的幸福,華彩的的世界給予我的只是原始的亢奮,不是恒久的幸福。我喜歡花草樹木,也許正因為她們像我一樣不善言談,nuskin 如新愛戀孤獨,而她的美麗又不會躲閃我脆弱的目光給我造成傷害,因此我常把他們當做我最忠誠的戀人。這也算是回答了英傑的那個疑問吧——你為什麼老喜歡把你鍾情的女孩子喚作花的名字。
近日不大舒服,身體,心裡皆是如此。悵惘之感像落影一樣傾進心裡揮之不去,使我深感疲憊,昨日我立在窗前對著樸樹的新芽呆呆的望了很久,毛茸茸的樸樹花有的已經泛出潮紅的的色澤,十分的溫潤。一兩隻麻雀看見了我呆滯的目光竟也斜著腦袋看我,我不覺莞爾,笑我們竟對視了足有四五秒鐘。而後它便若無其事的在我面前將肥碩的身體轉來轉去,十分的乖巧,時而又在樹枝上迅捷的擦自己的喙。倒真有幾分趣意。然而隨著另一隻的離去,它也棄我而去,連頭也沒回,失落之情俶爾產生。別人也會笑我的吧。可我不在乎,生來性本愛丘山,任我不由他的魏晉風流是我的崇尚。
海棠的花進入了極盛,嬌柔嫵媚,清麗自然。給我的美感我已無法言喻,這使我痛惡自己的拙劣,為何如此詞窮連表達的能力都已喪失。我獨愛操場一旁女生宿舍下的那一隅海棠樹,都是很奇妙的的感觸,美麗的東西都和女性有著不可捉摸的關係,前些天看見海棠樹旁有棵莫知名的樹上掛著一隻色澤清麗的襪子,我也能窺出一絲絲美感來,當然那必是某位女生不小心從樓下丟下的吧。我暗自笑了許久這是為什麼?這和蒙太奇的藝術手法有著某種聯繫吧。其實在我看來欣賞也是一種來自內心的純真藝術。
我發現校園之中的花草樹木雖談不上繁茂但種類是頗為豐富的。梅花落盡,玉蘭始開,接著櫻桃樹也開出了自己的美麗,還有紫葉李,紫荊,海棠,櫻花,從開學伊始校園之中就一直香色不斷,這是我的幸福,也是每一個財大學子的幸福,當然較之那些更有底蘊的學校來講這些都難以與他們比肩。但我們還能奢求什麼呢,脆弱的人有其脆弱的幸福,強烈的幸福也會讓脆弱的人不堪重負,只是法國作家紀德的話,用到這裡雖說有些牽強,但尚可聊以自慰。
說說我的痛苦吧。談到痛苦我不禁想起芥川龍之介,他把人的利己主義淋漓盡致為人稱道。利己主義本來不為錯,人生來如此,本能如此。正如古人語:人不為己天誅地滅。這句話好似很反動很非正義,只適合那些壞人使用的托詞。但不儘然,我們每人都會這樣,只是我們不知道,我思考問題總是來自自己的立場,nuskin 如新有誰會在開始的開始就不考慮自己,推己及人的好人是有的,但基礎條件也是先推己。
昨天我們出去開始就有些鬧得不愉快,我本想去的地方是碧沙崗,而他們的立場都是與我對立的,而我仍喋喋不休,這就是我的利己主義,是發自我內心的不自覺傾向,事後我思考過,錯在自己,我的出現給他們原本應該欣愉的出行造出了不愉快的陰影,這是有違道德的。我也背負了一種負罪感得到了應有的懲罰。我也得出了一個教訓。每個人思考問題的方式不會因別人的意願而改變,也永遠不要覬覦別人會因你的利益而放棄自己應得的好處。妄圖騙得別人的同情來維護自己的利益,只能損失更多的利益和精力。我們只能為自己的事情盡職盡責方能把自己的一切處理得當。當然這不是我的痛苦,而應是我獲得幸福的途徑。而我真正的痛苦是我即將逝去的。
馬克•奧勒留說:人所失去的只是他此刻擁有的生活;人所擁有的也只是他正在失去的生活。他仿佛在勸誘那些正在失去的人們變得豁達,警醒那些獲得幸福的人們不要驕傲。但我想他會得到相反的的結果,至少在我這裡是這樣。因為我們不可能擁抱過去,過去只會投進記憶的懷抱,並不會給與我們現實的一吻,他帶給我們的並不是直接的幸福,而我們能把握的只是現在,也只有現在能給我們帶來切身的幸福感。如若說我們沒有現在又何談未來與過往。因此對待此刻我們大都無法釋懷,這樣的情緒不難理解也不可指責。超然物外的人已經遨遊於太空之外了,不接地氣的話聽得太多隻會讓人感到空虛。當然豁達也不是不需要,這需要深刻的探討。我沒這麼高的見解,所得想法也不過一己之見,說的太多隻會遭人嫌。我只關心自己的痛苦。
懂得憂傷的人可以讓靈魂有以為繼。這句話我雖喜歡但誰都不會一直喜歡憂傷的人。我也如此。開頭我說了校園的櫻花暗淡了起來,我有股負罪感。這就是我的痛苦。有人會說怎麼這麼可笑,有時候一些可笑的事情竟是致命的。
我把花草當做我的戀人,那麼我同樣會使其傷心。我一直希望到碧沙崗去,去看看那裡的櫻花,那裡的海棠。我相信那裡的花如海一樣,我相信那裡的陽光比何時何地的陽光都顯得美麗。但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直難以成行,我還渴望能在校園裡櫻花樹下靜坐哪怕片刻,可這也竟顯得無力至極。nuskin 如新每當路過我會頻頻回頭看她低首含眉,孤獨落寞,就有一種美人遲暮之感,而我常自妄稱戀人的主兒竟漠然的漸行漸遠,她可會傷心嗎?是的吧。清晨,我從操場歸來,看見她黯然神傷的樣子,褪去了太多的嬌美,少了太多清麗的色澤。立在那裡不離不棄,我竟想落出淚來,好似一切過錯都來自於我的漠然。我突然想起周星馳的一句經典臺詞:曾經有一段真誠的愛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,但到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。也許花敗了還會再開,但年年歲歲花相似也真的如此嗎?也許一年之後我不再喜歡花草了,也許一年之後我的心態也已不再一樣,總之我們錯過的一切也就意味著我們錯過了一生。
我的手又不好了,這使我更加的眷顧自然,傾心自然。如果靈魂可以脫離肉體那我何不脫離肉體的束縛,正因為不可以才有了我此時的遐想。這些無可改變的事實真不值得討論,只是徒增神傷。
櫻花已經在風中飄零離亂,有人說那是極美的。我不認為,把你的肢體摧殘了我可以說你是極美的嗎?那只能說得上是種淒美,花的本身就是美麗的化身,她的一生都是美麗的這無可辯駁。海棠已經進入了極盛,而我卻已經開始失去她了。正所謂:任何形式的高度敏感,Dream beauty pro 脫毛都可以成為快樂和痛苦的理由。願我只生於花開的時節,並遇到一位花開的你吧。
有沒有一次是我自私一點

你護著懷裡的我時,有沒有想到,我失去你的痛苦?

那天我和陳騎著單車,在學校偷偷的攀折桂花時,笑得那麼小聲,最後還是吵到了心口的你

記得,是你陪我看第一個雪天,是你讓我不怕做小丑,nu skin 如新是你讓我有了家的感覺,是你給我勇氣活著。我們不是男女朋友,只是像哥們一樣的交往,最後卻害你失去的愛人,那時我是自責的。你說沒關係,還可以遇到更好的,那時我相信你,因為你是我唯一珍惜的哥們啊!呵呵,窗外的天空藍的掉了色,一種無法排遣的想念逆流成河,把所有的往事輕輕搖曳…

10月假期,我去了萬人梯,我知道那裡沒有任何回憶,卻可以看到整個南江城。那時想念的是3年前站在桂花樹下的你。我總是想當初地震時你先走了,nuskin 如新會不會是另一個結局?

我一直堅持了這麼久,今天突然覺得累了,每天我已經笑到了最好的位置,卻還是忍不住把眼淚流進心裡有你的那個位置。你說‘雖然永無止境的道路看起來總在延續,但這雙手一定可以擁擠到陽光’。那時,我笑了。你告訴我,微笑,這個弧度剛好!

午後陽光照到窗戶,反射到窗外草地上的石子上,它們光滑身體,仿佛映出了你的微笑…不知道什麼時候我還可以再回到攀,去看仁和的柳樹,想念一下我們沒有顧忌的青春。回憶猶如一張網,網路了我所有的記憶,唯關於你,卻是一路的空白,如新集團連風景都是空白。

你坐過的椅子上,我放上了一本筆記,算是我們的回憶錄,陽光照射的封面是你喜歡的小說人物‘木良生’。我一直一直的堅強,一直一直的微笑,等一個晴天忘掉那個黑色的星期天…椅子上的陽光,像你五月時的微笑,乾淨的可愛!只是天空灰的像哭過!等得畫面裡再也沒有你,連影子也消失在暗處…我想再也沒有人會那麼的縱容我的小性,再也沒有人會一直可以和我做那麼貼心的朋友了吧?安柒的天空還是掉色的美麗,筆墨的雕琢,還是沒有留住你的微笑。左耳聽見的還是空曠的腳步聲,卻沒有影子。

很想告訴你,十二月的成都很冷了,卻沒有下雪,很可惜吧?其實多希望成都的空氣再凜冽一點,給我的心一個過渡期,讓我學會去愛惜那些值得愛惜的人!我知道你的那把椅子在脫落著斑點漆,我想我忘了,其實習慣了一個人看你遠去時的背影,我想我忘了你!十二月的天空我學會了微笑著面對一切,所以我不會覺得冷冽的風是一種傷害,反而覺得那是一種享受!如新nuskin產品突然很喜歡一首歌:“十一年”。那淺淺的歌詞,卻深深的扣住了心弦,我知道或許是自己過於庸俗才會那麼膚淺的相信一切,忘了辨清真偽…………又有時候覺得 我其實沒有那麼傻,那為什麼受傷的總是自己?一直都是我寬容,有沒有一次是我自私一點?
悲傷與快樂的界限

過去的事,理所當然地被後來更多的事情所沖淡,無論多麼刻骨銘心,終將模糊了悲傷與快樂的界限。

自詡作“格格不入”的少年,彼此惺惺相惜,咋咋呼呼便走過了懵懂的歲月,culturelle益生菌好唔好毫無緣由地深陷其中,自我陶醉。不知還剩下多少的情感可以揮霍,怕哪一天就真的不再傷懷,不再感動,不再淚流滿面。
總是這樣,無法明確地寫你,怕哪一次的紀念之後,一切便幻化為結局。這些年的悉心給予,溫柔體諒,早已不由自己紛說。相視而笑的溫暖,不知所措的驚慌,nu skin 如新有多害怕便有多少不舍,那些無畏的宣言,恐也只是自己的口舌之能。那一片葉子,那一塊無人的荒野便足以見證。青麗春光,嫣然夏語,蕭蕭秋色,凜冽寒冬,年華輪回,只輕輕訴說。

不知道那些承載記憶的舊物還在不在,那樣冒失,那樣傻裡傻氣的過往,還有那些不知所謂的約定,10年或20年,無非是怕了時光遷移,人心輕薄,如新nuskin產品膽怯的期盼未來的相依相守。

光陰中明明滅滅的回憶,或溫暖或徹骨的感動與誤會,自顧自的寫下稚嫩的甚至在如今看來可笑的話語,才明白所謂天真與熾熱,誠摯的那麼可愛,那些語焉不詳的記憶,香港如新集團讓人意猶未盡。

記憶只這麼多,只這麼簡單,年少青澀的感情,無關其他。
我的陽光

天氣說變就變,昨天還是豔陽高照,今天灰暗的天空看不到絲毫生機。乾冷的北風肆意地穿街走巷,讓行人不得不裹緊身上的衣服。渾渾噩噩的走在街上,康泰導遊只有當脖子傳來冰涼才能拉回些許思緒,可下一秒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。有這麼一刻想讓時間停留在這一刻,這條路永遠沒有盡頭,就這樣一直走下去。不為別的,只是希望有片刻的寧靜,讓我不再去想……

灰暗的心情猶如現在陰暗的天,快樂好像已經離我很遠很遠,如今連強裝的笑容都覺得如此困難,也做不到像以前一樣踏踏實實的睡上一個長長的覺,然後當做什麼事也沒發生。依稀還記得昨晚的夢,在巴掌大的校園裡,找了一個晚上,怎麼也找不到出口,最後筋疲力盡的醒來,香港如新集團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夢。原來有些東西已經深深的刻在夢裡,怎麼也擺脫不了。夢歸夢,現實中,我依舊在徘徊,在彷徨……

還在校園的時候無比憧憬外面的世界,出了社會卻如此懷念校園的生活。可惜一切都回不去了,只能用來回憶,用來懷念。記得以前在期末考試前期都會跟朋友抱怨一句:壓力山大。現在想想,那時候的壓力真不算什麼壓力。如新香港如今這種壓力只能用來懷念。

在學校的時候,生活不過是經典的三點一線,出了社會才知道柴米油鹽才是真正的生活。還記得那時候在宿舍信誓旦旦地說走出校園後要怎樣要怎樣,現在想想那時候真的把未來想的太美了。生活哪有一帆風順,總有跌倒的時候。

“就算跌倒也要豪邁的笑。”我不知道我還能不能笑出來,但是我知道我一定不會哭出來。

漫無目的走了一上午的街,心情依舊。

站在馬路中央,抬頭看著厚厚的雲層,nu skin 如新想起那句話:陽光在天上,誰也擋不住,只要抬頭,就能看到。

我的陽光,抬頭能看到嗎?
記憶裡的盛夏

記憶裡的盛夏,總是在午後悶熱的路上。路旁的樹葉,不堪烈日的烘烤,無精打采的垂在那裡。騎一輛叮噹響的自行車,去赴一場關於青春的約會。無論天氣怎樣,都不會影響那時的心情,因為,滿眼滿心,都是那張純真可愛的臉。每當想起,就會心情愉悅。汗流浹背,曾璧山中學也擋不住嚮往飛翔的翅膀。多年之後,不再年輕,卻分外懷念關於盛夏的那些心情。也是多年之後,才發現,盛夏,原來那麼炎熱。

似乎在一場瓢潑大雨之後,天,突然就涼了。晚上,在院子裡散步,細細的涼風,告訴自己,秋天來了。一片泛黃的樹葉,靜悄悄的飄落到一個角落,像一隻漸漸睡去的蝴蝶。喜歡初秋,因為,就是在這個季節,曾經遇到那時的你。其實,就是那樣一個開始,在曆城二中某一個破舊的教室裡,我因為不會做某個題目,向你求助,你微笑著看我,然後用很輕的聲音給我講解。當我弄明白,長舒一口氣的時候,你依然微笑著看我。突然的,我有些不好意思。因為,那時候男生女生基本是不交流的,我只是因為太著急,沒有顧及那麼多。記憶裡,以後,nuskin 如新再也沒有問過你題,因為,我每次遇到問題,先想到的,是問離我最近的女生。僅有的那一次,是一次意外。現在想來,那時的你我,有些青澀的可愛,是現在的孩子身上看不到的。

我們,始終沒有故事,不過是日日的擦肩而過。偶爾,也會相視一笑。那年初秋,你站在校園的芙蓉樹下,遠遠看操場上奔跑的同學。你的目光隨著一個身影而動,我順著你的目光看過去,是我們學校長跑最出色的那個女生。我來到你身後,輕輕咳了一聲,笑著走開,回頭發現,你有些臉紅,不知所措的笑著,看著有點傻傻的可愛。我壞壞的笑著離開。現在,依然能想起那個站在樹下的少年,nu skin 如新和地上零星的落葉。

在學校的那些日子,學習的壓力很大。依然能想起每次走過那排教室拐角,學校的喇叭裡,總是唱著齊秦那首《大約在冬季》。那時懵懂,沒有一點點關於愛情的感觸,只覺得那歌聲裡,多的是一種勇往直前,義無反顧。似乎,為了某個目標,自己沒有回頭的餘地。1988年的那個秋天,就在這樣一種心情裡,走進了那所學校。然後,遇到了你。確切的說,是好多個你。一起走過的日子,總會在相同的季節裡變得更加清晰。一起,在同一個時間,做著同樣的事情。課上,面對著一道道題目,冥思苦想;課間,輕輕悄悄站起來,走向門口,總會被哪個桌子的角刮一下衣服;吃飯時,總朝最便宜的窗口走去;臨睡前,聽某個同學嘲笑某位老師的與眾不同,也總會聽到門口傳來班主任嚴厲的聲音:快點睡覺!記憶深刻的,還有一次,晚自習結束了,幾個同學還想再學會兒,就先把燈關了,等大家走光了,再打開。結果,還沒安靜下來,許校長正好走過,nu skin 如新面對黑黑的教室,喊了幾聲,有一男一女兩個同學禁不住嚇唬,從窗子裡爬出去,被校長狠狠尅了一頓。還好,他們沒有說教室裡還有別人,不然,剩下的我們可就更慘了。最後,也沒學成,等校長一走開,我們便一溜煙的回宿舍了。校長留下一句話,“天涼了,快點回去睡覺。”現在,還是覺得,喜歡那種嚴厲的慈愛。

好久不見了,大家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。初秋的涼意裡,分外想念那段時光,時光裡的邂逅,是那麼美。同學,你還記得嗎?